| 2020-06-20
阅读363
华印舞狮赢青睐‧朝野拜票邀助兴(柔佛.昔加末26日讯)拉美士丁能州议席迎来大马308大选后的第十四场补选后,除了丁能在一夕间成为全国众所瞩目的小镇,连曾于2008年夺得全国传统南狮冠军宝座的当地舞狮团――“飞云洞龙舞狮团”也因为频频受邀到各政党的拜票活动及晚宴表演助兴,而名噪一时。据悉,由于该舞狮团的成员包括2名华印混血儿及一名印裔少年,所以特别受到讲求“各族团结”的国阵和民联的青睐。该舞狮团团员的年龄介于13至26岁,在这当中,16岁少年陈保龙与14岁少年何思枫是华印混血儿,至于外号“小黑”的印裔少年施由祥(13岁)则是自小由华裔家庭领养长大。他们3人都说得一口流利的中文,所以与团员间没有任何隔膜,而团员也没有以异样眼光看待“异族”孩子的加入。飞云洞舞狮团扬名全国飞云洞舞狮团是于1993年成立,并在2006年成立舞龙队,他们多次参加地方或全国性的舞狮比赛,2008年更获得全国传统南狮冠军,扬名全国。这个龙舞狮团在近期的丁能补选中,不断受到各政党,包括国阵和民联三党的邀请到活动上助兴。舞狮队出场时,一些人看见舞狮队中除了有华裔孩子,还有皮肤黝黑的印裔少年和华印混血儿敲锣打鼓或舞狮,都感到惊奇。这些异族孩子异口对《》说,他们体内虽然流着印裔血统,但却对印度文化不感兴趣,反而觉得舞狮舞龙这个中华民族传统节目很有气势,看起来更有点帅气,所以在步入少年期后,决定加入舞狮团。他们也坦言,在龙舞狮团中没有受到其他人欺负,大家都没有把他们当成异族看待,反而视他们如一家人。团员骨折扭伤不退缩练习舞狮舞龙有一定程度的危险,飞云洞龙舞狮团团员们虽然因长期打鼓而双掌脱皮、从5呎高的木桩摔下导致骨折、扭伤背部等,但他们没有因此而退缩,反而坚持梦想,继续练习舞狮。其中一名团员郑金全说,他曾经在练习舞狮时扭伤背部,回家后不敢诉苦,只谎称伤口是他在工作时不慎弄伤,以免父母亲担心。“2008年我带着伤势参加比赛,我当年负责舞狮尾,没想到最后让我们赢得了比赛,大家都很开心。”另一名15岁女团员陈维怡则直言,她以前的性格比较柔弱,但自从加入舞狮团并学会打鼓后,人也变得比较坚强。“记得当初参加比赛时,我因打鼓不好而被罚,当下心里就觉得很不好受,并当场大哭,不过现在的我已很少为了小事情而哭泣。”教练训话取代鞭打龙舞狮团教练兼团长张友程(34岁)说,以前他的教练方式严厉,只要团员犯了些许的过错,他便会直接使用藤条鞭打教训,不过现在这种体罚方式已“过时”,而他也弃藤条不用,改以“训话”的方式取代。“我已经不再用体罚的方式了,现在的年轻人只能跟他们讲道理,虽然我和他们有时因意见不同而争吵,但都是用讲道理的方式理论。”如今张友程注重的是纪律和尊师重道的精神,他说,龙舞狮团每星期练习6天,每天练习后,他都让团员们坐下来聊天份享心得,时而检讨时而训话,以灌输团员们正确的心态。他自觉可以跟孩子们开玩笑,但认真的时候就要认真,而且最重要出外时不能玩闹。“这些孩子当然有让我觉得生气的事情,如不听话、顶嘴,不过我们争吵没多久就和好了。”此外,飞云洞龙舞狮团知道父母亲担心孩子的安危,因此每次练习完毕后都会请专车载送孩子们回家。团员教练闹僵险“收档”儘管飞云洞龙舞狮团曾夺得冠军,但因着团员们与教练之间的意见分歧,双方最后甚至闹翻而导致教练张友程自此“收山”,不再教授舞狮舞龙的技巧,差点使得飞云洞龙舞狮团解散。经过一年多,这些年少气盛的小伙子们开始觉得自己不对,加上人力不足无法教导新学员,他们唯有要求教练“重出江湖”。飞云洞龙舞狮团于2008年参与全国传统南狮比赛时,是由8人组成,分别是狮头和狮尾,打鼓和敲锣各1人,另4人则打钹。沟通很重要早年负责舞狮尾的郑金全说,他们夺得冠军大奖后当然非常开心,不过,开心没有多久,教练就安排其他队员加入这8人小组,令他们大感不满,觉得教练有意要“拆散”他们。“当时,无论教练讲甚幺我们都听不进耳,甚至是讲一句顶一句,结果,我们和教练的关係闹得非常僵,最后教练不再教导我们。”他披露,大概一年后,这8人当中,有者毕业后就不再参加舞狮活动,有者则到外地工作,使得人手不足的他们无法教导新一代的少年,因此唯有请求教练重出江湖。“经过了这次事件,我们发现沟通很重要,所以我们现在都会把心里话全部摊开来讲,虽然大家还是有许多不同的意见,但大家都是为了龙舞狮团好。”每週骑摩多3小时教舞狮龙舞狮团教练兼团长张友程9年前曾到吉隆坡工作,当时,他为了教导孩子们舞狮,每週骑摩多3小时返回拉美士,隔天又不畏辛苦的再骑摩多3小时返回吉隆坡,这样一来一回维持了有一年多。来回隆柔持续一年多张友程是在18岁加入飞云洞舞狮团,他在学有所成后更上一层楼,考取舞狮评审执照,自此便身兼教练,教授年轻人舞狮。不过,他于2002年到2005年间到吉隆坡当酒保,工作时间从晚上到隔天凌晨3时,只有每週一休息。他说,虽然在吉隆坡工作,但他仍心繫舞狮团,所以週日晚上工作至星期一凌晨3时后,便漏夜骑着中型摩多回家,全程大概3小时。“抵达拉美士时已是清晨7时,我就去睡觉,然后等晚上的舞狮练习。练习完的隔天下午,我又再次驾3小时的摩多到吉隆坡工作。”张友程坦言,他每週一天这样来回拉美士的习惯持续达一年多,直到孩子们上手后,他就不再经常来回。“2005年,我觉得自己应该回到拉美士,便辞去工作,当起全职的龙舞狮团教练。”飞云洞龙舞狮团最近频频出现在丁能补选的活动。‧2011.0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