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6-20
阅读867

经济转型方案是衔接“新农业”概念和农业转型之间的桥梁,朝向“发达工业国的现代化农业”目标前进。

不管是“新农业”(NewAgriculture)概念,或者经济转型方案下的农业国家关键经济领域(AgricultureNKEA),我国农业要转型迈向现代化农业的成功关键,主要维系在以下几个重要元素:


1.农业生产力

小型或无经济规模效益及落后的传统农作模式,往往是限制我国现代化农业发展的问题。

因此,发展现代化农业的关键在于提升所有原产品的农业生产力。

这包括加强植物育种的研发工作、鼓励农夫多采用杂交种子、通过合作社模式重组小规模种植地,以整合成大片联合种植地段,以及在农业活动中采用绿色革命科技和先进生物科技。

2.农业增值活动


推动农业增值活动对提高农业营运者的回酬起着正面效应。基本上,当原产品进入更多生产加工阶段,相关原产品将可带来更多的附加价值,从而为农业创造更高的回报。

因此,我国农业升级的关键在于,通过强化原产品的加工产能容积来增加原产品增值活动,为农业和整体经济创造更多附加价值。

3.开拓农业市场网络

农产品缺乏国际标准认可、农业加工研发不足,以及农夫与市场脱钩,是我国农业在开拓国际或区域市场方面的瓶颈问题。

通过系统性发展策略鼓励农产品的国际认证,以及善用国际或区域行销网络如海外策略伙伴或霸市/超市连锁供应链,将可为我国农产品开拓更大市场。

4.由下而上的农业转型策略

我国私人界提出的农业发展计划,往往因政府官僚插手策划和主导,以及缺乏沟通和了解下,导致发展计划面对失败收场。

要鼓励农业开拓新增长领域,政府必须权力下放,把农业发展项目直接交由私人领域全权负责。

基本上,以上所提的几个元素,是解决我国农业的三大问题(缺乏经济规模和农业社区老龄化、缺乏市场重心点,及专注低价值农产品),以及两大转型策略(农业内部改革,以及开拓新增长领域和深化农业与其他领域关系)的重点所在。

经济转型成推动桥梁

至于如何把这些元素转化成推动我国农业转型的原动力,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能否有效执行经济转型方案下的农业关键经济领域相关策略和方案。

换句话说,经济转型方案是衔接“新农业”概念和农业转型之间的桥梁,朝向“发达工业国的现代化农业”目标前进。

比方说,经济转型方案通过释放生物多元化的潜在价值,包括各种天然草药、原始海藻及未经开发的海岸线,开拓与发展高增值农业领域。

相关的启动计划包括:●发展高增值草药产品,释放生物多元化的价值;
●扩充燕窝生产;
●开发沙巴商业规模化海藻养殖活动;
●综合性水产系统的养殖业。

此外,经济转型计划也通过设立综合性加工食品工业园,来强化加工食品的出口能力。

政府计划从2013年至2018年通过主导公司在这一工业园内逐步推行一系列规划和执行工作,包括获得产品认证(如清真食品、食品安全、有机或天然食品的标准)、包装、品牌和市场促销。

此举有助于现有中小型企业在工业园建立一个包括原料供应商、食品制造原料供应商及食品生产商的综合性网络,让中小型企业各司其职,根据本身强项专注生产一两项产品,从而协助中小型企业达到经济规模效应、遵守更高产品标准,开拓更大的出口市场。

推动2先行计划

另一方面,政府也透过农业关键经济领域推动两项先行计划,包括建立区域品种繁殖服务的市场领导地位,以及争取农业生物科技的外资直接投资(FDI)。

这两项计划旨在加强植物育种的研发工作,并且采用绿色革命科技或生物科技来提升农业生产力。

放眼3大转型成果

政府在经济转型方案中已经表明,希望通过农业关键经济领域下的16项启动计划和11项商业契机,实现农业领域的三大转型成果。

其一是整合松散且小规模的农作地,创造大规模且具经济效应的农业聚集区,并在先进的基础建设和中央化管理的模式下运作。只有上游农业生产领域具备经济规模下,才能为下游农基产品领域创造更大的发挥空间。

其二,本地农业将从以生产为导向,转型成为以市场为导向的农业模式。这方面,政府将会确保主要农业活动在营养成分和安全食用、永续性以及便利性等各方面的条件,符合市场的需要。此举将有利于带动农业供应链的创新力,以及农业上下游领域的研发投资。

最后,本地农业将从一个生产低价值产品的模式,转型成为一个生产高增值产品的新农业。

这方面,本地农业将会采纳创新与科技的现代化运作概念,以便发展更高增值、多元性,以及客户化的农业产品,比如说获得临床试验证明的草药产品、高品质的水果蔬菜、有机白米,以及燕窝类产品。

私人负责缩短耗时

更重要的是,配合经济转型方案的步伐,政府在2011年通过农业关键经济领域做出一项改革突破,把农业发展项目的规划和执行工作,直接交由私人领域全权负责,让私人领域自由发挥本身想要发展的农业计划。

华裔农商把握转型契机

虽然从事农业的我国华裔人数(占农业劳动力的11.3%)看起来远不及土着(占农业劳动力的80.8%),但是,在经商方面长袖善舞的本地华裔,凭借顽强的企业家毅力和改革创新的精神,在我国农业数度转型中总是扮演急先锋角色,通过不断蜕变中寻求生存并茁壮成长。

本地历史学者陈碧凌(译音)在其着作《待耕的土地:马来西亚农业经济内的华裔》中指出,从中国南下的华裔先贤一开始就涉及在本地和出口市场有庞大需求,并能带来更高回酬的农作耕种(如蔬菜和水果),而且他们都是以大园丘或开辟土地的方式,进行大规模的耕种活动。

多元化作业

同时,本地华裔也是采用“综合性农业”模式的先驱,在菜园/果园内饲养猪只,或者利用废矿湖养鱼,实践多元化农产的作业方式。

本地华裔除了涉足密集型农耕和更高价值的农作耕种之外,也懂得把握农业转型趋势的先机。

从最初种植胡椒和槟榔,到大规模改种市场需求庞大的橡胶,并在1960年代把橡胶园丘改种利润更丰厚的油棕。

发展至今,许多农基领域,尤其是大型私人企业都是由本地华裔控制。

本地华裔过去累积的丰富经验、顽强的企业家毅力、改革创新的精神,以及大规模的农务作业模式,促使华裔农务社群在“新农业”或经济转型方案的农业关键经济领域中,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

在这方面,本地华裔农务社群可以考虑三个具备高增值效应的农业相关领域,即1.农业—生态旅游(Agro-Eco-Tourism)2.高增值农产品和清真食品(High value added Agro-productand Halal Food)3.生物科技(Biotechnology)

打造生态旅游景点 开创新收入来源

近年来,各种农业—生态旅游活动受到本地和海外游客的青睐,为农业和服务业(尤其是旅游业)创造一个潜能无限的新增长契机。

本地华裔无论在现代化农业和旅游业方面都具备出色的表现,如果能够善用农业和自然生态的卖点,与旅游业相互融合,打造一个生态游客必访的旅游景点,这将为本地华裔开创一条新的商机和收入来源。

大马在全球伊斯兰国家中享有一定的地位,让我国在清真食品方面具备竞争优势,再加上全球有高达18亿穆斯林,相当于全球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为清真食品打开庞大的海外市场。

大马有4000家中小企业参与清真食品业务,其中80%是华裔企业。

因此,本地华裔企业应该积极参与政府在经济转型方案下推动的清真食品国际认证、包装、品牌和市场促销等项目,借此开拓更大的出口市场。

与此同时,本地华裔商家在草药、燕窝、海藻、水产养殖业方面都具有丰富经验和竞争优势。

因此,华裔商家应该主动提出开拓与发展高增值农业生产活动,如发展高增值草药产品、扩充燕窝生产、开发商业化海藻养殖活动和综合性水产养殖场等,在国家经济转型中占据先机。

生物科技未来趋势

最后,生物科技被视为是现代化农业的未来趋势。

目前,经由生物科技领域开发和推出市场的本地新产品为数不多,比较知名的产品是东革阿里(Tongkat Ali)、卡琪花蒂玛(Kacip Fatimah)、初榨椰子油(Virgin Coconut Oil)等。

本地华裔农商应该考虑投入研发资本,并善用政府提供的税务优惠和津贴奖掖,采用生物科技来开发新农基产品,以便未来争夺更大市场分额。